南昌专业治疗近视眼,南昌个性化飞秒激光,南昌一只眼近视怎么办

“续宣‘两免一补’政策 落实减负惠农责任”

【时间:2017-12-17 10:02:03】 【来源:邵阳新闻在线徐善海 【字体:

南昌专业治疗近视眼,

原标题:产妇自杀率最高的病,在中国却被认为是产妇太作

华哥说

产后抑郁到底是个啥?

作者:小S虫虫

来源:西洋参考(ID:iwestbound)

《南方人物周刊》曾报道:在中国,觉得自己有产后抑郁情绪的产妇多达80%,而最终转化为产后抑郁症的比例则有8%至40%。

近些年,由于产后抑郁导致的家庭悲剧层出不穷。

2017年9月,山东济南一位28岁的年轻妈妈带着八九个月大的女儿在家服毒自杀;

2017年6月,一位移民美国的27岁华裔妈妈抛下三个月大的孩子,在费城跳楼自杀;

2017年1月,湖南湘潭一位31岁的妈妈带着两岁的儿子和几个月大的女儿跳楼自杀……

2017年9月,谷雨实验室发布视频《看见产后抑郁:丈夫无法逃避的真相》介绍,目前国内产生抑郁但没有被诊断出来的产妇比例高达60%,而50%被诊断出来的产妇都没有接受任何治疗,20%的产后死亡为自杀导致,而抑郁恰恰是导致自杀的第一成因。

下文作者小s虫虫在加拿大生娃,加拿大医疗系统对产后抑郁的高度关注、预防以及提供的干预和各种社会支持让她感慨良多。小s虫虫也是一位心理咨询师,小编相信她的分析与建议对中国诸多新手妈妈及各位准妈妈很有帮助。

一直想聊聊产后抑郁(Postpartum Depresstion 简称PPD)这个话题。尤其是过去两年间,高龄怀孕,生产,哺乳,带娃,或许是人生中最接近产后抑郁的一段时光。

以往来做情感咨询的客户中,曾有不少深受产后抑郁折磨。那时我对产后抑郁的认知,也只限于理论水平,有时也真的有点无法理解,一些听起来鸡毛蒜皮的小事,怎么能让这些久经沙场的职场精英们歇斯底里情绪彻底崩溃。

直到自己生完孩子后,才真正深切感受到这是每个妈妈都有可能面临的一个大黑洞。

·01·

怀孕时,曾有白人同事提醒先生,要注意产后抑郁问题。先生大笑,不假思索回答,你不了解我太太,她绝对不会有产后抑郁。

而我也认为这毫无疑问。姐们儿天性开朗乐观,成熟理智,见多识广,本身又从事心理情感咨询,怎么可能会有产后抑郁?

可就在我女儿刚刚满月,我突然问母上,为什么你经历过生孩子养孩子这么辛苦、麻烦甚至痛苦之后,为什么还会那么希望自己的女儿生孩子?为什么还说一定要母乳喂养?难道你就不心疼你女儿吗?

每2个小时喂一次奶,乳头被咬破了钻心地痛,咬牙忍痛喂半小时,娃没喝完还要用吸奶器泵出来以防堵奶发炎,清理收拾完吃点淡而无味的食物,就几乎要开始下一轮喂奶。这种感觉就像被严刑拷打的犯人,疼昏过去了弄醒了再打。

甚至还不如。人起码还能昏过去休息一会儿,你刚眯着会儿,自己亲娘跟后娘似的毫不犹豫把你叫醒喂奶。

最痛苦的还是从孩子出生起,没有觉睡。不让睡觉是什么概念?电影里常有日夜审讯,犯人最终招供的情节,不用打不用骂,意志再坚强的人3天不睡觉神志肯定不清,而科学研究表明人5天不睡离死也差不多了。

我感觉自己就好一点点,睡眠有,可就像父上的前列腺炎,滴滴答答,有么有点,大用没用。

加之产后特别虚弱,尤其是怀孕时鸡血状态的荷尔蒙和雌激素断崖式退去,时不时会感到身体里仿佛有个无尽的黑洞。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一个月?三个月?一年?还是三年?一想到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心里满是抑郁,甚至生出些绝望来。

有时娃哭闹不停,脑袋里有一万次想把她直接丢到院子花坛里,整个世界就清净了。

等女儿长大懂事后,我一定把这件事跟她说,妈妈对你的爱,不是从来没有想过把你丢掉,而是无数次这样想过,却没有一次这样做过。

目前在加拿大,每7个产妇中就至少有1名患有中度或以上产后抑郁。BC省全国最高,竟然有高达40%左右的产妇患有不同程度的产后抑郁。而中度以上的产后抑郁患者,都曾有过伤害甚至杀死小孩的冲动和想法。

“这与产前是否性格开朗,积极乐观几乎没什么太大关系。最直接的因素是产前产后女性体内荷尔蒙以及雌性激素的迅猛变化。”

·02·

但有一些妈妈没能扛过自己的抑郁和绝望。

女儿两个月时,接到朋友Elin的电话,她说她的朋友,跟我们同在一个本地(温哥华)妈妈群的Florence失踪了,她们教会已经发动义工去找,群里的妈妈们也纷纷互相通知,看能不能有一些新线索。

我回忆起这个Florence, 30多岁,气质很好的香港女孩,她儿子和我女儿差不多时间在同一家医院出生。她很少在群里说话,但总在问同一个问题,怎么才能有母乳?

几周后,警方公布消息,在stanley park的海边找到了她的尸体,她的先生KIM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请社会不要再一味宣传母乳是母亲能给孩子最好的礼物。Florence就是因为没有母乳自责而导致严重的产后抑郁,最终自杀。

我不由得想起15年前,正忙大四毕业作品,突然接到母上电话,说邻居小怡姐没了。

小怡姐长我五六岁,做导游的,特别开朗健谈,每次出团总会带些小东西散给周遭相熟的孩子,很是受人欢喜。几年前嫁人生子,便极少在娘家见到她,只陆续听说她生了女儿,再没工作,后来又怀上了二胎。

生下二胎后几周,据说因为没留神让老大磕了一下,婆婆随口责备一句“连个孩子都带不好”,她把自己关在房里一下午,快傍晚的时候,先把老大从16楼扔下,然后自己抱着2个月的宝宝也纵身跳下……

她的灵堂里,婆婆还在一个劲儿地咒骂,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儿子娶了个这么狠心的女人进门。

而她伤心欲绝的双亲,被拦在家门外,满脸居然是歉疚至极。

我会常常想起这两件事,虽然妈妈们都因为产后抑郁不幸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最大的区别是孩子得以幸存下来。

而此中唯一的不同,是Florence的家人早在孩子出生后不久,就通过加拿大医疗系统对每个产妇产后抑郁症状的常规监测中,了解到妻子患上了程度较深的产后抑郁,在协助医生治疗的同时,以及专业人士的指导下,孩子被额外地进行了看护,不再让他单独与患病的妈妈相处。

·03·

“I never thought I would have PPD”(我从来不曾想过我会得产后抑郁)。在许多介绍产后抑郁知识的宣传手册上,赫然写着这句大多数未经历过生育的女性,对于产后抑郁的第一反应。

温哥华心理学家Dr. Joti Samra表示,几乎所有新妈妈都有可能患上产后抑郁症,或是有相关症状。

来自多伦多大学的一项统计显示,目前在加拿大,每7个产妇中就至少有1名患有中度或以上产后抑郁。BC省全国最高,竟然有高达40%左右的产妇患有不同程度的产后抑郁。而中度以上的产后抑郁患者,都曾有过伤害甚至杀死小孩的冲动和想法。

“这与产前是否性格开朗,积极乐观几乎没什么太大关系。最直接的因素是产前产后女性体内荷尔蒙以及雌性激素的迅猛变化。”社区卫生中心护士凯瑟琳·杜塞尔(Catherine,Dussell)工作的一部分,是监测并随访社区内患有产后抑郁的女性,迄今已工作七年,协助大约上百名女性走出产后抑郁困扰。

我刚得知怀孕时,家庭医生除了例行检查外,就递上了关于产后抑郁知识的小册子,并嘱咐若在产前有无端发脾气,常常感到沮丧不安,或有睡眠问题等症状时,可随时到她那里做一次情绪抑郁初诊。

女儿出生后一周,凯瑟琳作为社区护士上门探望,赞了几句孩子后,就立刻拿出资料,与我一对一做了半个多小时的产后抑郁倾向测试,并耐心询问我是否遇到哺乳等产后困难,告知什么问题可以向哪些机构求助,走前留了她自己的联系方式,有问题可以随时联系她。

之后,每次带女儿去社区中心或家庭医生处做例行检查和接种疫苗的同时,我都被要求先填写产后抑郁倾向测试题,比如“是否因为睡眠不足而感到愤怒,沮丧甚至绝望?”,“过去一周内有开怀大笑吗?”,“是否感到家人总和自己过不去?”,“是否有过突然想逃离孩子哭闹的家?”然后医生或护士再根据测试结果一对一谈话至少15分钟。

坦率说,那些测试题里的问题,字字扎心,确实时不时会冒出这些情绪和想法,与国内刚生完孩子的好友也常交流,这些真的都是新手妈妈心声。比起国内对产后抑郁的后知后觉以及无知无畏,很庆幸在加拿大生了孩子,因为至少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以及,哪里可以求助。

你并非孤立无援。你也不会一个人熬到绝望。

小怡姐的悲剧,不是患上了产后抑郁,而是所有的家人,甚至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得了很严重的病。

而且,一个深受折磨的病人,因为身边人的无知,一天天沉浸在沮丧和痛苦里,无处求助,绝望至死还背负了一个不孝恶妇的骂名。

·04·

“华人文化背景的家庭,出现产后抑郁的比例更高一些。”凯瑟琳工作所在是一个近几年华人移民众多的社区,较之前她服务过的西人社区,她发现华人家庭的情况较为复杂,更容易刺激到产后抑郁患者。

加拿大PPD海报

比如,有次她走访一个轻度抑郁患者时,正巧碰到她的妈妈端了一碗黑乎乎的汤汁一定要让她喝下,凯瑟琳好奇随口问了下,才知道这是老人从中国打听来的中药方子,可“凝神聚气”治疗“精神病”。

“这个患者本人是一名药剂师!难以置信她为了不让母亲难过,就喝下去了。”凯瑟琳认为这种“忍耐”只会让抑郁症患者更抑郁。

还有一次,一进门就听到争吵声。一个刚生完孩子一周的产妇妈妈,跟婆婆大吵是否应该给孩子吃盐和喝水。妈妈说这里医生指导过,孩子一周岁内不可以吃盐,母乳喂养也不需要喝水!而婆婆坚持说孩子有点咳嗽,喝点盐水就好了,并不顾妈妈反对,在妈妈睡着的情况下,偷偷给婴儿喂了。

“我当时站在那里,虽然听不懂她们在吵什么,但我感觉那个妈妈,已经有产后抑郁的症状了。”

其实让凯瑟琳更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你们中国的老人会这么强势?而且,为什么生完孩子,老人们离得再远也要来和你们住在一起带孩子?

西方人确实无法理解这个现象,他们的孩子出生,外婆外公爷爷奶奶就来看望一下,然后各回各家,孩子的事,夫妻俩想怎么带怎么带,祖辈完全不会插手。即使帮忙,也说好,一周多少小时,不影响自己的生活质量。他们的文化和传统里,完全没有老人要帮忙带小孩的观念。

另一个凯瑟琳看不懂的现象,是爸爸仿佛是透明人。

“我常常看到华人家庭里的爸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玩手机,哪怕妈妈和老人们忙得焦头烂额,他也不抬头看一眼。”

凯瑟琳说有一个妈妈因为堵奶乳腺炎发烧求助她,上门时看见她脸烧得通红还在洗奶瓶,先生却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她忍不住过去说,嗨,你太太已经生病了,你应该做点事情,让她休息。

谁知先生耸耸肩说,我不会。然后扭头继续打游戏。

那个妈妈也顺着凯瑟琳的话埋怨先生一点家事也不帮忙。闻声赶来的婆婆立刻接过清洗的奶瓶,边刷边说,他不会的,你叫他做什么呀,他从小连一个碗也没洗过。这些本来就是我们女人的事。

西方人也没有这个问题,真正的男女平等,家务平分,甚至因为爸爸体力好过妈妈,而承担更多带孩子的事务。

加拿大PPD社区宣传手册

·05·

写到这里,我相信评论里又会像上次写“西方人不做月子”一稿那样,出现“作者崇洋媚外,欺祖忘本”,“西方人哪里好了?产后抑郁比我们多多了,你看我们老辈,哪个听说得过产后抑郁的?不都好好的生那么多个吗?”“亚洲文化哪里不好,产后抑郁还怪老人帮忙带小孩造成的罗?!”……

不劳众位辛苦,竭我所能先在这里回答可能会产生的几个热门问题。

首先,中国没有官方“产后抑郁”大数据统计。也就是说,你不知道多少人,哪些人得过产后抑郁。以我们中国人装满优秀传统文化的脑子,产后抑郁不就是产妇作,脾气不好,难伺候不孝顺么?这哪里是病,是缺乏管教!

如果严重到症状非常明显,有伤害孩子自残现象时,最多认为只是一时冲动,不会马上想到要送去专业医疗机构鉴定或治疗。因为更被在意的是,要是被别人知道家里有个“神经病”,脸往哪里放?!

所以,国内产后抑郁的数据和案例一般只来自于一些大学相关专业或一线城市医疗机构的就诊率和小样本分析,这些数据放到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里,瞬间就被吞没干净了。同时也并不具备说服力。但加拿大完全是官方统计数据,并每年定时更新。

在中国,人们能够看到的,只是社会新闻里,产后几周的妈妈带着孩子各种自杀法,跳楼,跳江,开煤气,服安眠药……这些妈妈们,到死都跟小怡姐一样,被家人辱骂,怪罪,甚至仇恨。一个偌大的社会,在她们最痛苦无助的时刻,身边没有一个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该做些什么救救她,和无辜的孩子。

反正这一切跟产后抑郁无关。 像过去很多漂亮的数据一样,我们依然可以向世界自豪地宣布,中国的产后抑郁率非常低。

其次,你说父母这辈产后抑郁少,我同意。不用问别人,我家母上姐妹三个,没有一个说自己有产后抑郁。

母上说,生完我别提多开心了,可以名正言顺地暂时不用给我爸奶奶爷爷小姑子小叔子一大家子做饭洗衣,又不用每天来回倒4小时车上班,还能天天憧憬着有一只活鸡熬一锅鲜汤吃。应该算是她40岁之前最美好的时光了。

小阿姨和大姨妈也差不多情况,小阿姨生了儿子,为了让她奶水足,全家最好的食物全暂时给了她。而插队落户的大姨妈,至少暂时不用大冬天地下地干活,每天都能美美地喝上一碗红糖水。

我婆婆更是。七个姐妹她排行老四,长相又是最差的那个,从小爹不疼娘不爱,没有在意她的存在,结婚也是随便配个人家。直到怀孕生子,终于吃到了做梦都想的叉烧肉,婆家人还送来了新被子盖,那是要多高兴有多高兴。

荷尔蒙的剧烈落差比起常年得不到的食物或休息,简直不值一提。

所以,按这个逻辑,我们父母这辈应该好好感谢祖国感谢党,日子过得苦得连产后抑郁都不会得了。

最后,我想说,从没有崇洋媚外觉得西方人就是样样好。作为一个成熟理性的成年人,应该懂得分析和应用,而不是不顺我意就立刻排斥,那是巨婴。

相关内容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春香

猜你喜欢

关于我们 - 网站荣誉 - 团队成员 - 广告服务 - 网站声明 - 人才招聘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Copyright 2009-2017 © www.shaoyang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邵阳新闻在线 版权所有